半年融资超10亿元的面食赛道中,趣小面的胜算有多大? | cbndata-利来app登录

半年融资超10亿元的面食赛道中,趣小面的胜算有多大?

在陆正耀的创业蓝图中,趣小面的内核是一个全国的生意。

唐伯虎伯虎财经2021年8月18日

因财务造假丑闻被踢出瑞幸咖啡后,不消停的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,又再一次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。

8月8日,趣小面在重庆、北京的双店开业,且在上海、成都、济南、沈阳等多地开启试营业。

据美团数据统计,趣小面已在14个城市共拓展了64家店铺。

显然,在陆正耀的创业蓝图中,趣小面的内核是一个全国的生意。

然而,这一碗小小的面,真的能承载陆正耀寄予的“厚望”吗?

在仅半年便融资超10亿元的面食赛道里,趣小面的胜算又有多大?

伯虎财经试图解析。 

趣小面的本质是工业面

“高性价比”、“铺天盖地”、“瑞幸味儿”等关键词包含了所有人对于趣小面的初始期待。

那已经开业后的趣小面又是怎么样的呢?

根据品牌小程序显示,趣小面在菜单中细分出了包含经典板凳面、百变浇头面、现捞热卤和雾都冰粉等四条产品线,共计30个sku。

(趣小面小程序截图,图源:趣小面)

开业即拥有成熟的小程序,借小程序在优化门店运营的同时,沉淀会员数据,从这一点来看,趣小面依然想走互联网餐饮的老路。

同时,相较于同样主打重庆小面的遇见小面,趣小面的产品丰富度以及排列组合后的延展性远不及前者,但相对容易复制的产品线为趣小面在后续快速扩张的过程中,打稳了地基。

据品牌手册示意图,趣小面没有后厨,与瑞幸的自动咖啡机类似,炒菜锅等厨具也是直接放置在吧台上,无需人工过多干预,这种标准化意味着更低的人工成本、更高的效率和更快的拓店速度。

为此,趣小面的口味也如众人预想中的一样,中规中矩。

毕竟“好吃”并不是陆正耀计划中的卖点。

通过互联网手段对运营模式的优化,以及品牌化、规模化背景下带来的话语权与议价能力,才是趣小面的优势所在。

当下,趣小面能布局64家店铺,未来可能就会开到几百上千家,甚至上万家店,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因为“好吃”,而是因为门店效率高,成本低,在供应链和选址等方面有了更高的的话语权与议价能力。

在这种规模化、标准化的模式下,被资本裹挟的趣小面已成为了一种标准化的“工业面”快餐,不具备中国传统面馆的“灵魂”。

跑马圈地的“资本面”

小小的一碗拉面,承载了一条千亿赛道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中国餐饮业的市场规模近年来稳定增长,由2014年的人民币2926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人民币46721亿元,复合年增长率为10.1%。

面食赛道则是小吃快餐领域第二大赛道,门店数量在全行业占比达到12.3%,按照2019年4.6万亿的市场份额估算那就是近六千亿的市场份额。

然而在连锁率上,目前餐饮行业整体连锁化程度偏低。2020年行业连锁率只有15%左右,相比美国和日本50%左右的连锁率还有很大上升空间。

市场规模足够大,连锁化程度又不够高,以兰州拉面、重庆小面、和府捞面为主的面食赛道很快成为了资本投资的热潮。

(粉面品牌融资表,图源:赢商网)
据餐饮老板内参与美团的调查数据显示,早在去年2020年整个行业吸引资本金额已超过此前5年的投资总和,共有115起融资事件,市场火热程度可见一斑。

由此也就不难理解,有过瑞幸操盘经验的陆正耀为什么会选择切入面食领域,并在多个城市迅速筹备开店。

目前,面食赛道融资方兴未艾,前有五爷拌面、霸蛮湖南米粉、和府捞面、遇见小面等都受到资本的追捧,后有陈香贵、马记永、张拉拉等拉面细分品类更是在拿到融资后狂飙突进。

如果陆正耀将“瑞幸模式”复制到趣小面身上,势必会搅动整个面类赛道。

新玩家不断入局,赛道愈来愈拥挤。为了尽快抢占市场份额,各大“资本面”开启了跑马圈地模式。

截至2021年6月底,和府捞面全国门店数超过340家,按计划可能会开出1000家门店;

以加盟模式快速发展的遇见小面目前拥有140家店,计划年底达到200家;

同样采取加盟模式的五爷拌面,目标更加激进,计划年末突破1500家门店;

......

选址是流量池,开店是流量的转化。

目前来看,从店铺数量上来看,趣小面还逊色于和府捞面、遇见小面、五爷拌面等玩家。

不过,据悉此次负责趣小面的团队,绝大多数都是在瑞幸的时候跟着陆正耀出来的,开店可以说是陆正耀的团队最擅长的事情。

资本加码,品牌狂飙,面条赛道正在加速“内卷”。

趣小面的未来尚未有定论,尤其是在高淘汰率的餐饮行业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从资本的角度来看,趣小面想要占有一席之地也并不容易,譬如拥有300家门店的和府捞面目前总融资近20亿,估值100亿。

可以说面食赛道的竞争早已是资本的竞争了,陆正耀想要用资本的方式来开趣小面,并不具备绝对优势。

趣小面能否复制瑞幸的“辉煌”?

趣小面从计划筹备之时就一直饱受媒体关注,大家都很好奇,陆正耀会带领趣小面成为下一个瑞幸吗?

在这一点上,伯虎财经认为,虽然瑞幸和趣小面同为餐饮行业,但一个是咖啡赛道,一个是面食赛道,两个品类无论是行业背景、规模、特性,还是受众人群都存在差异。

瑞幸此前高举高打的策略显然也很难在趣小面上完整复制。

“咖啡这个品类有特殊性,成瘾性、高复购、毛利高”,业内投资人表示,“即使参照了互联网的‘烧钱’打法,品牌一旦通过早期的补贴建立起了用户粘性和持续复购,品牌后续也是存在逐渐盈利的可能性。”

然而,绝大多数的餐饮业却不具备这个条件。

以面条为例,当其通过首次的超级低价拉新引流,极有可能不仅没有建立起与新消费者持续的桥梁关系,还有可能在烧钱的同时被消费者反薅羊毛。

在业内投资人看来,“餐饮是做不到垄断的,消费者是很聪明的,所以餐饮是不可能靠补贴赚钱。”

与此同时,除去品类差异外,趣小面与瑞幸的区别还在于两者所属行业的竞争格局差异化。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,2019年,我国咖啡市场cr5超过75%,纵向也呈现出逐渐集中的趋势。

不同于咖啡市场极高的行业集中度,面条赛道则是处于“大赛道,有品类,无品牌”的现状。

根据赢商大数据显示,2021上半年餐饮行业共发生62起融资。其中,面/粉类融资数量达9起,仅次于茶饮与咖啡。

然而,主打兰州牛肉面的马记永、陈香贵、张拉拉的成立时间皆在三年以内。

随着资本入局、新品牌涌现、品类进一步细分,面食赛道正进入白热化竞争阶段。

趣小面能否复制瑞幸的“辉煌”,仍有待观察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从咖啡赛道“转战”面食赛道,陆正耀将要面临更多的问题和挑战。

弘章资本在《美味中国投资地图》中提到,“面”是大生意,资本的持续涌入加速了行业的整体升级。

面对更多元的竞争者、更复杂的运营管理和更为严格的口味要求,趣小面的开局之路俨然坎坷。

陆正耀的瑞幸无疑是咖啡行业“内卷”的推动者,但陆正耀的趣小面也许只能是面条赛道“内卷”的参与者。

在面条这个赛道里,趣小面能否像瑞幸一样杀出来,还犹未可知。

本文转载自伯虎财经(id:bohufn)已获授权,利来w66的版权归伯虎财经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。
11

好文章,点个赞

利来w66的版权提示

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,请于文首标明来源、作者,并保持文章完整性。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,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,请联系cbndata客服dd-4(微信id:cbndatadd4-2)

    相关推荐

   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

    涵盖20 研究机构精华内容,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。

    立即订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