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轻人东进,传统百货商厦王府井正在消失 | cbndata-利来app登录

年轻人东进,传统百货商厦王府井正在消失

人们回到王府井,并非为了周年狂欢,而是进行一次不大体面的告别——以抢购的方式。

梁施婷、黎广读城记工作室2021年10月21日

生活在这个城里的人,越往东越年轻

这是王府井百货在广州掀起的最后一轮抢购潮。

10月初,广州王府井百货客流量井喷,部分知名运动品牌几乎售空。今年是广州王府井开业的第25个年头,店里张贴着打折促销的广告。

人们回到王府井,并非为了周年狂欢,而是进行一次不大体面的告别——以抢购的方式。10月20日,广州王府井百货宣布在11月30日结业,一代老广州人的集体回忆就此落幕。

广州王府井百货将在11月30日结业 时代周报记者 梁施婷/摄

这不是在广州倒下的第一家百货商店。在过去十几年里,广州人已经先后经历了南方大厦、励红百货的倒闭,也目睹着上下九、北京路、状元坊等早年热闹非凡的步行街逐一式微。反之,东部商圈如天河、珠江新城、万博,成为广州人新的消费主阵地。

与其说是广州商圈中心向东发展,倒不如说是生活在这个城里的人,越往东越年轻。

但像王府井所在的东山口商圈,并不因为萧条而失去意义。事实恰好相反,它正以另一种形式在年轻群体中崛起。

再见,王府井

下午2点,本是广州人习惯的午休时间,但王府井百货人气很旺。8层高的大楼内,到处可见促销。让人心动的折扣,吸引了大量抢购人群。

知名运动品牌商铺内,展览品几乎被清空。男顾客坐在沙发上,互不相识的也在等待中攀谈起来。女顾客专注血拼,在售货架前流连,在镜子前摆弄比划。

人们赶来扫货  时代周报记者 梁施婷/摄

“原价539元的皮鞋,打完折只需要170多元,很划算的。”售货员忙得停不下脚,要向顾客讲解商品,还要穿梭在卖场,替客人取货、换货。

促销活动俘虏了林姨。她烫着一头小波浪短发,脚踩一双3厘米的坡跟皮鞋,身着浅绿色连衣长裙。左手提着两袋战利品,右手挽着姐妹的手臂,转身坐上扶手电梯,向3楼进发。

这群精致的时尚弄潮儿特意赶来,和25岁的广州王府井做最后的道别。“以前来王府井逛街很‘威水’(了不起)的,这里卖的都是高档的东西。记不清在这里买了多少东西,从衣裤鞋袜到床单被子。”但近些年,林姨逛王府井的次数已经屈指可数。在听到突然结业的消息后,林姨心中多少有点惋惜。

促销吸引了不少人来扫货  时代周报记者 梁施婷/摄

1996年7月,王府井百货首次走出北京,在广州农林下路开设连锁经营的门店,经营面积达3万平方米。80后广州街坊还记得,王府井开业后的第一个春节,爸爸妈妈骑着单车载着去逛街,还没到门口就看到前方人头攒动,挤进去都不容易。

随着传统百货业态式微,王府井集团也未能独善其身。王府井2020年报显示,因租约到期,考虑到当地市场情况和门店经营状况,包括乌鲁木齐王府井百货、福州王府井百货以及南宁王府井百货均相继在2020年停止对外营业。

同年,王府井在全国新增4家门店,但入驻的品牌已经年轻化。

佳姐是广州王府井百货的第一批售货员。当年28岁的佳姐在朋友推荐下进入了王府井,接受一个月的培训后,她便当上了儿童部卖玩具的“柜姐”。

“柜姐”的说法诞生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。学者项飚在《跨越边界的社区》里说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从事服装业的北漂浙江商人要把自己的服装摆到百货商店的柜台,就能赚钱。

渠道永远是商品销售的核心环节,不过渠道也一直在迭代。

做“柜姐”的佳姐当时工资一千多元。“我们那一批销售都很勤快、很努力,每天两班倒,一周休一天,但是大家都很有工作的劲头。”她对时代周报记者说,那会,这样的工资足够满足在广州的生活。

但对年轻的佳姐来说,在王府井工作更重要的是,能够在第一时间接触最时髦最新潮的玩意。当时,王府井卖的玩具大多来自香港,员工可以内部价购买。

面对王府井的结业,佳姐心里有些不舍,“电商及疫情冲击之下,传统百货商厦经营得确是比较困难的。”佳姐能理解,这是在时代变幻下的无可奈何。

年轻人东进

广州王府井在东山口商圈曾经是一家独大。当时,能够与它相提并论的,只有千米之外东山百货大楼。

那是广州资历最老的百货商店之一。其前身是1948年朱南英等人在永汉路创办的美华百货公司,1970年与署前百货合并成东山百货商店,如今看到的东山百货大楼,在1983年建成。

东山百货也是东山商圈的重要组成部分  时代周报记者 梁施婷/摄

这个曾经在广州风头无二的百货大楼,在王府井宣告结业后,仍是老广们纳凉、购物的“打卡地”。售货员珍姐(化名)在东山百货工作十多年,她坦言,在电商冲击下,东山百货客流也在逐年下降,全靠一班老街坊支撑。

“东山百货亲民,信誉也好。硬件上看,我们的装修没有新商场那么时尚,但是价钱实际,更加符合中老年消费者的需求。”珍姐说。

在老街坊的心中,东山百货是信誉的代表。正因如此,老广州人流行到东山百货买金器。每到嫁娶旺季,东山百货黄金专柜不乏豪掷万元的顾客。

但对于大型的百货商店来说,单一的消费模式,无法支撑起整个业态的良性运转。更重要的是,近些年来,广州商圈的中心一直在向东发展。

千禧年之际,城里的年轻人热衷于去上下九、北京路商业街。直到中华广场和流行前线的诞生,商圈东进加速。

随着广州东站开通完善,天河商圈崛起,正佳广场、太古汇等商场出现,再次将年轻人的目的地向东推进。

东山口的last dance

“西关小姐、东山少爷”的故事逐渐老去。

他们或许很少去年轻人聚集的商圈,但他们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,把曾经的商业中心,过成另一种生活方式。

这也许是另一种生存策略。

对于老广州,东山口是承载童年记忆的老伙伴。对于新移民,那儿是网红元素堆积成的民国记忆。

没有人能抵挡得住东山口。由陈小春、张智霖、梁汉文、林晓峰、谢天华的“大湾区哥哥”录制的综艺节目《大湾仔之夜》,就来到东山口,打卡了改造后的东山肉菜市场,探访了庙前西街的潮流买手店。

明星效应被网红打卡接力,东山口商圈正从商业中心转变成为年轻文化的集聚地。

东山百货大楼背后的文艺空间、觉园1984的主理人八四(化名)从2002年开始,一直见证着东山口的变迁。“东山一开始是由零零星星的、自发的文艺空间组成,包括画廊、咖啡店,也有复古的小店。”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,2008年进驻东山的时候,这里已经多了综合活动空间。这两年开始,还有潮牌买手店的出现,各式各样的咖啡酒吧也在这里诞生。

八四对东山口的文化情有独钟,尤其是东山口本身的多元和包容,“传统的文化、雅致的文化放到东山都不会觉得很突兀。”

这一点正是传统广州城走向现代化的起点,也是特点。

1928年,广州1路公交车总站的一段,就在东山口;1960年的广州电车总站,也在东山口和农林下路的交界处,或许这儿被林林总总的城市故事所掩盖,但没有人否认,这儿是传统和雅致的广州曾经的城市起点。

这些元素像极了现时备受年轻人喜欢的上海武康路。作为旧上海最高级的住宅区之一,武康路沿路有37处历史建筑,巴金、唐绍仪等各界名流都曾入住。如今,路上的花园洋房已经变成充满小资情调的小酒馆、咖啡店、书店、花店,络绎不绝的年轻人时时穿梭其间。

东山口与武康路殊途而同归。八四认为,如今的东山口洋楼和小街是华侨、富商、政要和民间关系自然生长出来的面貌。“东山的格局几乎没有变化,建筑也没有大拆大建,比起其他区域显得更纯粹、更有味道。”

八四觉得,东山口更像小型社区。“大家都希望做有益于社区的事。我这个桌子不要了,你们谁要来的可以拿走。这种人情味会变成一股活力,让在这里生活和从商的人都会很有归属感。”

成为“网红”街区,注定也引来热议。有人钟意东山口的民国风情,也有人觉得不外如是。对八四而言,东山口不止“网红”。“有些人把东山当做一种潮流的标志,抱着来到这里必须要打卡一种心态,但真正喜欢的人会去了解东山。”

未来,东山口商圈将不再有王府井,但对于没有那段记忆的年轻人来说,东山口仍旧是东山口,王府井只是东山口传统百货业的last dance。

喧嚣过后,安静的老建筑透出的岁月积淀,转身化为网红社区。就这样,以广州1路汽车为起点的东山口,正迎来自己的新生。

 

本文转载自读城记工作室(id:duchengjiplus),已获授权,利来w66的版权归读城记工作室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。

 

10

好文章,点个赞

利来w66的版权提示

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,请于文首标明来源、作者,并保持文章完整性。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,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,请联系cbndata客服dd-4(微信id:cbndatadd4-2)

    相关推荐
    2021年1月12日
    2020年6月28日
    2021年12月3日
    2021年10月26日

   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

    涵盖20 研究机构精华内容,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。

    立即订阅